中食网 -> 曝光台 -> 正文
乐寿鸭业 说好的无公害和质量监管呢?
时间:2017-03-01 11:18:43 来源:中国食品报

  3·15食品安全调查

  ■满地污泥粪便不堪入目

  ■给鸭子混喂猪饲料

  ■没有养殖档案 凭经验注射抗生素

  近年来,国内养殖行业规模不断扩大,业内存在的各种问题逐渐浮现。前不久的“孔雀石绿”事件,令很多人触目惊心。随着3·15的来临,关乎百姓餐桌食品安全的养殖业再次成为关注焦点。近日,中国食品报记者调查了位于河北省献县的河北乐寿鸭业,这家以饲料生产、肉鸭养殖、屠宰加工为一体的大型产业化一条龙企业号称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那么其食品安全监管真的符合国家相关要求吗?

  变味的绿色

  2017年农历小年前夕,老韩出栏了春节前的最后一批肉鸭,3000多只鸭子,收入1.4万多元,对于这个结果,他基本满意。中国食品报记者实地采访了解到,当地很多养殖户出栏的时间节点均在春节前,而这些肉鸭经过河北乐寿鸭业有限公司(简称乐寿鸭业)加工后销售到北京、天津等地。

  2月15日,沿着106国道自北向南,这条贯穿献县全境的国道就像一条产业分界线,以西的乡镇村落几乎全部以农牧业为主,以东的则都是工业。

  年近50岁的老韩是献县南韩庄村人,3年前,他们夫妇拿出多年打工的积蓄在位于村南的献县扶贫开发项目区内建起了两个肉鸭养殖大棚,花费近6万元。“如算上鸭苗等费用,总共10万元多点。”老韩介绍,“这是一个定点养殖项目,农户跟乐寿鸭业签合同,他们负责鸭苗、技术、饲料、防疫、收购,也就是‘五统一’。”

  走进老韩家的鸭棚内,各种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人有种瞬间窒息的感觉,眼睛被气味刺得不自觉流出了泪。“味太大,不习惯吧?”老韩问道。

  记者看到,鸭棚分为育苗和喂养区两个区,面积近两亩,数千只约四五斤重、黄色绒毛的鸭子挤在分割的网床式围栏内,网床下堆积近20厘米高的粪便等污物。

  而隔壁用于休息的房间内,几张贴在墙上的关于肉鸭养殖规范性的资料格外醒目:干净的鸭舍环境是预防疾病的必要措施;冬天饲养密度不可高于5只/平方米;定期对鸭的粪便进行清理……“你要是看他们的规定,啥事都别干了,按照这上面的要求,天天不睡觉都忙不过来。”

  据资料显示,河北乐寿鸭业有限责任公司是乐寿农牧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07年10月,是集种鸭繁育、饲料生产、肉鸭养殖、屠宰制坯等于一体的省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公司养殖基地、肉鸭产品先后多次被河北省畜牧兽医局认定为“无公害养殖基地”、被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中心认证为“无公害畜产品”。

  该公司还宣称,乐寿鸭的优良品质主要源于绿色养殖——全过程的养殖监管和优质专用饲料的使用。

  对于这种宣传,老韩媳妇有着自己的看法:“我们都是根据过去农村的经验养,乐寿鸭业从来都不管。”她说,每次鸭子出栏后才会对粪便等进行清理,更别说消毒了。

  多日调查中,记者走访了南河头乡、商林乡等多家为乐寿鸭业提供养殖服务的农户,除一些新建鸭棚环境稍好外,其他均是污泥粪便遍地,环境不堪入目,监管严重缺失。

  增肥的秘方

  据了解,乐寿鸭业提供给农户的饲料源于自产自销,由公司专门的饲料事业部负责,表面看标注的原料成分与其他品牌并无明显差别。

  一些有经验的农户却私下算了一笔账:“乐寿鸭业在养殖周期内配给每只鸭的饲料为12斤,放养雏鸭到出栏约37天均重6.5公斤,平均下来每只鸭子每天只有3两饲料。”对于这样的结果,很多农户认为饲料里肯定有其他成分。为此,记者专门在一位农户家抽取了样品并送至北京某检测机构进行检测,截至发稿,检测尚未完成。

  为了保证准时出栏,老韩媳妇和众多农户还会添加俗称的“增肥剂”,每家的秘方各不相同。“主要买一些酵母粉和猪饲料,尽可能地让鸭子少睡多吃,偶尔再喂一些其他食物。”南韩村一位养殖户向记者展示了刚刚购买的某品牌猪用复合预混料,天津谭发饲料厂生产的活性酵母粉。对于混用饲料喂养会不会对肉鸭造成伤害,这位农户摇了摇头。

  有专家表示,因鸭和猪的营养需要不同,配合饲料中的营养成分也不同,两者主要区别在于能量、蛋白以及氨基酸。鸭的第一限制性氨基酸是蛋氨酸,而猪的第一限制性氨基酸是赖氨酸,严格来说不允许混喂。

  南河头村一养殖农户认为,“大家只知道多喂‘增肥剂’鸭子体重大,出栏时就可以多赚钱,没人会想那么多。”还有部分农户不愿透露常规饲料以外的喂养辅料。

  乐寿鸭业在其公司网站介绍产品安全性时曾表示:公司实施全面技术指导和质量跟踪,严禁非法物质添加喂养。

  失控的兽药

  养殖农户们最怕的就是鸭子生病。在老韩媳妇看来,如果不经常用些消炎药,如果发生疫情,肉鸭的死亡速度极快,尤其是病毒性肝炎。

  在前述农户向记者展示猪饲料过程中,“乳酸环丙沙星可溶性粉”抗生素类药物赫然入目,兽用处方药在家禽类养殖中有严格的使用规定。按照《河北省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规模标准和备案程序管理办法》第八条规定:畜禽养殖场、养殖小区应当建立养殖档案,载明饲料及饲料添加剂等投入品和兽药来源、名称、使用对象、时间和用量等有关情况。

  乐寿鸭业也提供兽药,因价格普遍过高,现在农户都是自己去县城兽药店买,从来不需要处方。老韩媳妇说,“别看乐寿公司不管,消炎药也不能过量用,经常在饲料里掺一些,可以起到预防作用。”南韩庄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户称,雏鸭刚送到的前七天,每天至少注射一次消炎药,防止“鸭肝”。出了育苗期再根据情况掺兑些药,直至出栏。

  对于监管部门规定的养殖记录,老韩媳妇说都在农户的心里,什么时候喂食,用药量多少,全凭多年经验。“从没听说谁家建立过‘养殖档案’。”她表示。

  记者随机进入柳缘村一位养殖户的鸭棚,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地上散落着大量使用过的属于抗生素类的注射用头孢曲松钠,几个注射器被堆放在纸箱内。“这些药是雏鸭育苗时使用的,现在偶尔用些预防流感的药,都是跟他们有经验的学的。”至于会不会有药物残留,养殖户很茫然。

  根据畜牧法第四十三条一款,不得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和国家技术规范的强制性要求使用饲料、饲料添加剂和兽药。

  按照上述法规,乐寿鸭业养殖户们的做法不言而喻。

  待解的疑问

  针对近乎失控的养殖现状,2月20日,中国食品报记者向献县县委宣传部提出了采访申请,工作人员回应“领导没时间”。同日,乐寿鸭业行政部刘先生以采访需经县委宣传部领导陪同为由拒绝了记者采访。2月22日,中国食品报社向乐寿鸭业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亦未得到回复。

  此外,记者在调查期间还得知,包括南韩庄村在内的很多养殖农户建鸭棚时,当地政府曾以扶贫项目申报过财政补贴,而实际上至今未有农户得到补贴款。

  使用大量抗生素的肉鸭是否会有药物残留?上市前如何通过监管部门的检验检疫?乐寿鸭业声称的绿色无公害农产品是否涉嫌虚假宣传?诸多待解疑问,本报将持续关注。

分享到:
中食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食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食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食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食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2427031969 邮箱:2427031969@qq.com。